聚彩

聚彩>文化视野>国学美学

新中国历史形象的诗意书写——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的史诗品格

时间:2019年10月09日 来源:《中国艺术报》 作者:冯双白
0

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演出现场 郭幸福 摄

  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而创演的大型音乐舞蹈史诗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自上演和播出以来,引起了全国上下的高度关注和广泛热议,反响强烈。这部大歌舞式的艺术作品,与国庆之日的大阅兵、国庆之夜的大联欢,共同构架起一座宏阔的平台,交相呼应地烘托着习近平总书记在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大会上的重要讲话,从而将新中国成立70周年的庆贺活动推向高潮,席卷大江南北,风靡世界网络,充分展示了全新的中国国家形象。

  从1949年新中国成立至今,在70年的艺术舞台上,已经先后诞生多部以中国革命历史为主题的大型歌舞作品。最早的一部是《人民胜利万岁》,由华北大学三部(文艺学院)为庆祝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会议胜利召开及圆满闭幕于1949年9月30日在北京中南海怀仁堂演出,受到了毛主席等中央领导的赞赏。这部被称作“大歌舞”的作品,有研究者称其“不只是一部单纯的艺术作品,更是一部涉及到在复杂的历史语境中建构当代中国早期国族形象,也是涉及到新的国家意识形态的感性魅力。”1964年5月,一台名为《在毛泽东旗帜下高歌猛进》的大歌舞吸引了第五届“上海之春”的万余观众,这个有八场十六景的音乐舞蹈史诗,是上海文艺界为庆祝上海解放15周年而创制。随后,又有三部被称作“音乐舞蹈史诗”的作品问世,分别是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5周年、35周年、60周年而创演的《东方红》《中国革命之歌》和《复兴之路》。纵观这些被称作“史诗”的大型音乐舞蹈作品,它们都拥有以下特点:首先,以史为线,结构宏阔;其次,体量巨大,参与者众;第三,音乐舞蹈,支撑主体;第四,舞美精心,场面壮观;第五,组织复杂,动员力强。这些大型音乐舞蹈史诗,动辄数千名演员,带来了令人震撼的视觉冲击,成为中国现代艺术史上的壮观景象。

  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诞生,可谓恰逢其时。它的问世,如同其他大型歌舞作品一样,背后都有着某种巨大历史变革的契机——全国各族人民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,取得了政治、经济、科技、军事等等各领域翻天覆地之伟大成就。这一点,恰如克服了严重的经济困难,在第三个“五年计划”建设中取得了令人瞩目的伟大成绩之后出现的《东方红》,或如十一届三中全会中国社会历史巨变之后问世的《中国革命之歌》以及2008年北京奥运会之后升腾而起的中华世界地位之变带来的《复兴之路》。

  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继承了前述各部大型音乐舞蹈作品在思想性、艺术性和政治性上的精湛品格,并在艺术品格上有所突破与创新。可以说,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在“史诗”品格上具有充足的自身完整性,集中体现在以下三点:

  信仰的庄严

  史诗,必有独特的品格。纵观古今中外被称为史诗者,无不是创世的书写。创世,必探索精神信仰的原点,必深入信仰的境地而用诗性的语言表达信仰的庄严。

  音乐舞蹈史诗的方式的核心,是用史诗进行国家形象的艺术抒写和塑造,其根源何在?正在于历史自身所贯穿的精神信仰,正在于用庄严的艺术来解读和阐释初心的力量,更加浓缩和精炼,更加直抵历史的本质,更加直抵观照历史之人心!这大概就是“人心所向”吧,恰如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一开始所标明: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,是近代以来中华民族最伟大的梦想。中国共产党一经成立,就把实现共产主义作为党的最高理想和最终目标,义无反顾肩负起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使命,团结带领人民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,谱写了气吞山河的壮丽史诗。特别值得指出的是,晚会的四个篇章,均突出了奋斗二字,比起历史综述性的结构方式,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的精神指向性极其鲜明、突出。晚会第一篇章,从《国际歌》入手,既是历史真实的写照,又是中国共产党人精神信仰的艺术点睛之笔,宣示着极其重要的新中国精神原点。晚会的许多艺术形象,都具有强烈精神象征意义,如井冈山上由无数火炬形成的“镰刀斧头” ,再如承接《东方红》的意绪而出现的向阳葵花。当整个晚会表述党的十八大以来之历史进步时,用了十个大型复合型的音乐舞蹈诗歌朗诵作品,艺术地表现了诸如青山绿水、精准扶贫、强军之治、人类命运共同体等重大历史景观,生动而精准地呈现了习近平总书记治国理政的深刻理念,以及这些理念背后的初心。在马克思等先贤大哲们看来,史诗的品格一定是某种民族精神的结晶,史诗之所以是人类在特定时代创造的高不可及的艺术范本,就是因为它的精神价值内涵。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的史诗品格,恰恰在于它无比鲜明的精神价值取向。

  英雄的高贵

  史诗,必有独特的品格。它必是英雄的赞歌,必导向叱咤风云的高贵。

  音乐舞蹈史诗类型的文艺作品,当然与历史有特殊关联。但是,如果一个类似的史诗作品只是一个编年史式的实录,缺少了存在于具体事件又超越历史时空的艺术形象,就失去了史诗对历史的特殊概括方式。深入探寻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的艺术表达,可以说,奋斗,是晚会的表述主题词;人民,是晚会的主角。历史是人民创造的,人民是历史的主人。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里,我们如此清晰地看到了中国共产党人带领中国人民的奋斗身姿,其中有中国工农红军的冷峻脸庞,有毛主席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伟岸身影,有骑着自行车在圆舞曲中意气风发的时代青年,有抗击洪水而不畏牺牲的普通士兵。晚会用巨大的、纵向竖立起来的、可以抽拉移动的平台作为背景,用平台上的集体塑像方式,在变化的灯光切割、肢体语言的聚散捭阖中,为历史上的英雄们塑像。浓墨重彩,刀刻斧凿,给人强烈的感染。人类历史上得到千百年传颂的史诗级别的文艺作品,一个最最重要的母题,就是英雄赞歌。无论是古希腊的《伊利亚特》《奥德赛》 、印度的《摩诃婆罗多》,还是中国的《格萨尔王传》,英雄史诗是一定历史时代里人们生活的全景反映,更是人类历史英雄业绩和灵魂的昭示。当我们看到《赤子》的旋律响起时,于敏、李延年、黄旭华、申纪兰、张富清、屠呦呦、孙家栋、袁隆平等共和国勋章的获得者们的形象纷至沓来;当我们看到科学家郭永怀在飞机失事之前,和警卫员紧紧抱在一起,用两个人的血肉之躯,保护装有重要数据的公文包之时;当我们听到《英雄赞歌》那句烽烟滚滚的歌词之时,英雄的高贵品质,已然转换为文艺作品的史诗品格。

  历史的诗意

  史诗,必有独特的品格,它必是历史的集成,必容纳无数口口相传之心灵的诗意。

  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抒情传统。史诗,总是在历史积累了足够的艺术元素之后,经过口口相传的淘汰、集合、浓缩、历练之后,以最终的历史记忆的形式出现,并且在历史长河的奔流里继续升华。能够被口口相传,是因为其中有人类需要的诗意。诗和远方是吸引人的,但是没有诗意的远方是迷茫和无趣的。浓缩的,当是诗意的精华。诗意,是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在历史事件里提炼出来的重要品格,它用一系列人民大众耳熟能详的音乐旋律,串联起历史记忆,将现、当代优秀音乐舞蹈作品纳入到创作的有机构成中,继承了大型音乐舞蹈史诗创作的基本方式,又给予了创新性发展。例如,整场演出是70余首经典歌曲和新创音乐的集萃,做到音乐上整合通融,需要很深的功力。迅速转换的声音旋律,怎样摆脱过于急速变化而带来的散乱之弊呢?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采用大型舞蹈的方式,整合多支歌曲的意象,从而达到诗意的完整。例如,主创团队通过一组相当完整的舞蹈画面,通过山翀等著名舞蹈家的有力表演,通过基本一致的集体形象,串联起了《南泥湾》《延安颂》《怒吼吧黄河》《大刀进行曲》《弹起我心爱的土琵琶》《渡江渡江》等经典歌曲,浓墨重彩地塑造了民族解放道路上奔跑着的民族战士形象。在此,音乐是经典的,诗意却是通过贯穿性的舞蹈形象塑造和表达的。当《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曲》出现时,观众无不为之动容。再如,我们的大歌舞,常常用多民族的歌舞暗喻中华大家庭的深刻理念。蒙古族、回族、藏族、苗族、彝族、高山族等少数民族民间舞蹈的串联式展现方式,成为从《东方红》之后各个大歌舞都采用的艺术范式。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也采用了这样的歌舞组合,但它不是一个一个民族独立出场,而是复合性更强,呈现出多民族融合的场景。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体现了政治文化力量借助“诗意”的话语建构共同认可的国家形象,从而表述着中国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国家超越了地区性、单一民族性或族群性局限,真正获得了国家形象的权威性塑造。从而,诗意的音乐舞蹈,转换为有效的国家形象之美学话语。这不正是新中国成立70周年庆典中文艺作品最好的立象表意吗?

  史诗是庄严的化身,它是历史的背书,它是一个民族或国家之精神家园丰沃的大地,它是人类文化滔滔不绝的灵魂长河。《奋斗吧 中华儿女》的史诗品格,给我们激情,给我们激励,也给我们有益的艺术启迪。

  (作者系中国舞协主席)

(编辑:单鸣)

会员服务
文联工作文献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