聚彩

聚彩>文艺评奖>幻灯推荐

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送戏到基层

时间:2019年05月08日 来源:《中国艺术报》 作者:
0
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送戏到基层
一上台,就要把状态“拎”起来

  “少数民族同胞的喜怒哀乐都在我的心里,有时候我表演需要表现一种情绪,我就想想他们,可以从他们的表情、动作上来揣摩我要如何去表现。 ”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获得者、来自广西戏剧院的哈丹,身为一名回族演员,一年中有数个月行走在壮族等少数民族聚居村镇,为各族同胞送去歌舞、小戏等节目。“有时候是边采风边演出,和乡亲们一起吃住,给他们演节目,和他们聊天,加深对他们生活的了解。 ”哈丹说,“我看到他们真实的生活状态,艰苦的情况这几年在慢慢变好,老婆婆牙齿没了,笑容还在那里,我感觉到她们的生活很安稳,更需要我们带给他们精神上的慰藉。 ”

  第29届中国戏剧梅花奖颁出的第二天,十几朵“新梅”就风尘仆仆赶到广西民族大学,为数百名师生奉献了“深入生活扎根人民”慰问演出。慰问演出由本届“梅花奖”获得者辛柏青主持。本届“梅花奖”获得者林川媚、张培培、虞佳、顾卫英、李小青、蔡浙飞、吴素真、林燕云、张欢、陈丽宇、单雯、傅希如、哈丹先后上演了琼剧《蝶恋花》 、豫剧《朝阳沟》 、川剧戏歌《康定情歌》 、昆曲《长生殿》 、秦腔《千古一帝》 、越剧《陆游与唐琬》 、豫剧《梵王宫》 、潮剧《梁祝》 、京剧《智取威虎山》 、越剧《沙漠王子》 、昆曲《牡丹亭》 、京剧《空城计》 、独唱《梅花梦》等选段和节目。聊起下基层,每一位获奖者都有说不完的故事,他们说,“梅香”离不开基层的磨洗和淬炼。

  西北五省都爱听秦腔,陕西省戏曲研究院演员李小青一年要下基层演出一二百场,观众特别热情,经常是上万人在广场上看演出。“有一次到甘肃清水县演出,广场上站了2万多人,基层观众习惯这种方式,即使站得远,看不清,听两句他们就高兴,有的站在喇叭底下,看不见,就不看,听见秦声秦韵就是高兴的。 ”对于如何为不同欣赏层次的观众演出,李小青颇有心得。“下乡演出多,我们单位和几个院团共同参与的‘天天有秦腔’演出也多,因为观众欣赏层次不一样,演员对自己要有把握,演多了,不能让自己演油了。下乡面对那么多观众,演得不够淋漓尽致,观众不带劲儿,所以我们下乡就比平时放开一点,‘过’一点,老百姓掌声一来,我们也更加卖力,回到城市,面对几百人的剧场,就要有分寸感,要收着演,这个度是要把握好的。 ”

  “在很偏僻的山村里,观众从来没有看过省剧团的演出,我们一年会去演上百场,每次去,在一个村演出,七里八乡的乡亲都来看,树上、房顶上都站着、坐着人,看到他们那么高兴,我们真的开心。 ”河南豫剧院青年团演员吴素真说,农村的演出环境肯定比不了城市,但她还是以剧场演出的质量来要求自己,拿出最好的状态来对待每一场演出,“我不会因为基层观众没有城市观众‘眼尖’ ,就让自己懈怠了,我会比较注意他们的反馈,比如唱到哪一段,观众有共鸣,我就会记住,下次演出的时候把它处理得更好。 ”基层演出锻炼了吴素真,她说:“剧场观众离舞台有一段距离,在农村演出,观众就趴在台边上,和演员像面对面说话一样近,他们的憨厚、可爱,跟着剧情哭、笑,让我特别感动。在剧场,周围很安静,在农村,台上在唱,台下什么声音都有,有卖小吃的,有喊叫的,集中精力演好一个角色非常不易,这样的演出也锻炼着我的集中力。 ”

  广东潮剧院演员林燕云一年送戏下乡150余场。“我们的戏比较长,像《赵少卿》 《楚宫风云》 《红鬃烈马》 《孤儿救祖》等,上下集的戏很多,一般一晚上会演四个半小时,潮汕人都很喜欢看大戏,我们要一晚上把上下集演完,观众都早早去占位置,舞台下满满的,有时候上万人,演到很晚也不走。 ”和其他剧种相比,潮剧演出时间较长,确实很累,“上车就睡一会,下车就化装演出” ,演员们习惯了,也觉得没有什么。有时候白天排戏,晚上演出,累的时候,一想到下面很多观众在等着,演员一出现,他们都很开心,就不累了。林燕云说:“状态不好,也一定要在台上撑住,留下不好的表演形象就对不起观众了,现在欣赏环境也很考验我们,我每时每刻对自己说,一上台就要把状态‘拎’起来。 ”

  “基层观众对传统戏理解起来还有些困难,所以我们唱现代戏比较多,像《红灯记》 《智取威虎山》 《杜鹃山》等。 ”黑龙江省京剧院演员张欢说,他们一般到一个市县,要把区域内的每个地方都走遍,“比如伊春市,每个区离得特别远,每换一个地方坐大巴要四五个小时,我们边走边演十几天,回去休息一星期,又去下一个地方,大型演出一天一两场,还有小分队到村里,甚至挨家挨户地演。 ”在林场,有些地方条件非常恶劣,赶上雨季,非常泥泞,下雨了,演员们在大篷车里演,雨停了,就出来演,有时候还会在仓库里演出。“一些偏远地区,冬天到村里的路上积雪很厚,比较难走,留守的老人孩子,家里就一个炕头,祖孙两人,日子太苦了。 ”张欢说,“他们也许不是很懂京剧,但我们去了,让他们觉得自己也可以欣赏演出,会感受到被重视、平等、温暖。 ”张欢欣喜地表示,过去在基层演出,老百姓听不太懂,不太敢鼓掌,后来有的会哼唱,还建立了票友组织,“我们下基层会和他们一起活动,用我们的乐队为他们伴奏,我们的专业演员跟他们搭唱,他们都特别高兴。 ”

  中国文学艺术基金会特约刊登

(编辑:白伟)